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中的剑

法律必须被信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2006年6月毕业于宁波大学, 我志愿从事于律师行业,在不违背法律和道德、良心的基础上,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! 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(杭州) 联系电话:13777405400

网易考拉推荐

山东浙江两地法院的管辖权之争  

2010-09-29 21:49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
浙江东阳市人民法院。吕伟 摄
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
东阳市人民法院通知书。吕伟 摄
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
东阳市人民法院传票。吕伟 摄

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。近日,在山东、浙江两地,就发生了一起怪事:两地法院同审一案。先是浙江省东阳市法院认为,案件归东阳管辖,并于9月9日以“建设工程合同纠纷”为案由,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。而此前8月20日,山东威海中院下发裁定,认为这个“建设工程合同纠纷”应由威海管辖,东阳没有管辖权。因为,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有明确约定,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发生争议时,当事人应当向合同履行地——威海的法院提起诉讼。

结果是,一个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,山东威海和浙江东阳两地法院,同时都在审理。

合同约定了管辖权

9月9日,在东阳市法院第11法庭,记者旁听了东阳法院的庭审。上午9时,审判长吴玻宣布,浙江广扬建设集团有限公司(住所地东阳市,以下简称浙江广扬集团)状告威海市望海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(住所地威海市,以下简称威海市望海公司)“建设工程合同纠纷”一案,现在开庭。人民陪审员张晓帆、徐建平分坐在吴玻左右。

随后,被告代理律师虞军红(浙江君安世纪律师事务所合伙人)向法庭陈述说,“今天法庭审理的这个‘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’,威海中院已经受理,并就管辖问题作出了裁定,东阳法院无权管辖,所以,今天的法庭不应审理合同纠纷案。”

而原告则要求法庭“审理合同纠纷案”,并向法庭递交了与合同纠纷有关的一些证据。

在法庭现场,记者看到了这一案件的相关材料。事情的起因是,2007年,浙江广扬集团承建了威海市望海公司的住宅楼工程,合同约定,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发生争议,向威海法院提起诉讼。今年5月份,浙江广扬集团以“判令威海市望海公司支付工程款、承担违约金、返还工程款”等诉求,状告威海市望海公司,并将诉状递交到东阳法院。同时,威海市望海公司以浙江广扬集团“施工管理混乱,违反合同约定,延迟交付工程”为由,要求浙江广扬集团赔付违约金,并向威海中院递交诉状。于是,才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:两地法院同审一案。

休庭时,记者想采访浙江广扬集团的代理律师,被婉拒:“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。”

威海市望海公司的代理律师虞军红则直言不讳,“事实上,是山东、浙江两地法院在同时审理同一案件。而无论从哪个角度讲,案件应该在威海审理,因为建设的住宅楼在威海,合同签署和履行地在威海,建设工程的审批和报备也在威海,更重要的是,合同约定了发生争议在威海审理。因此,东阳法院是强争管辖权,是严重的地方保护主义。”

记者想采访审判长吴玻,被告知“需要法院批准”。庭审后,记者来到东阳法院办公室,有关工作人员请示相关领导后说,“案件在审理中,不方便接受记者采访。”

争管辖权的方法

故事中有个小插曲,按照浙江广扬集团的说法,东阳人张忠良是浙江广扬集团委派的全权代表,在威海负责施工管理。

“浙江广扬集团与张忠良签署了一份经济责任承包合同,实际上是将工程施工全部转包给张忠良,但因转包工程是违规的,所以,浙江广扬集团就说张忠良是他们的员工。”虞军红律师介绍说,“张忠良没有很好的经济实力和管理能力,且管理混乱,经常发生农民工闹事事件。威海市望海公司每次均按实际工程量以及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,共计支付了13次,但工程进度缓慢,只好通过其他公司完成了工程的扫尾工作。此后,张忠良以浙江广扬集团的名义,制作了工程结算书,工程款是3000多万元;而威海市望海公司委托终结机构审计结果是2400多万元,扣除违约金等,威海市望海公司实际已经多付工程款。”

奇怪的是,浙江广扬集团在状告威海市望海公司的同时,也将自己的全权代表——张忠良列为共同被告,要求返还工程款。

“每次工程款都是付给张忠良,而且浙江广扬集团也都开具收据予以认可。按照浙江广扬集团的说法,张忠良是他们公司的人,如果张忠良拿了工程款不交,就涉嫌侵占了。”这个张忠良,按照虞军红律师的说法,是原告方“制造管辖权的连接点”,并不是真要张忠良返还什么工程款。

在东阳法院和金华中院的裁定书中,张忠良当被告的作用才真正显现出来了。当浙江广扬集团以“建设合同纠纷案”向东阳法院提起诉讼后,威海市望海公司提出管辖权异议,东阳法院下发裁定书说,“本案另一被告张忠良户籍所在地为浙江东阳市,依照同一诉讼的几个被告住所地、经常居住地在两个以上人民法院辖区的,各人民法院都有管辖权。”威海市望海公司对东阳法院的裁定不服,提出上诉,金华中院于8月2日下发裁定,维持了东阳法院的裁定,认为东阳法院有权管辖,但说理部分的理由改变了,“本院经审查认为,浙江广扬集团认为威海市望海公司与张忠良共同侵犯其财产权益,构成共同侵权。依照有关法律规定,浙江广扬集团有权选择侵权之诉。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,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法院管辖。张忠良作为被告之一,其户籍所在地在浙江东阳市,故东阳法院有管辖权。”

“金华中院玩了一个文字技巧,对一审裁定认定的对‘建设合同纠纷案’有管辖权避而不谈,而是变更了案由,将‘建设合同纠纷案’变更为侵权案,以达到让东阳法院继续审理‘建设合同纠纷案’的目的。”浙江一位法官看了相关材料后分析说,“表面上看,按照金华中院的说法,侵权之诉在东阳法院一审,合同纠纷在威海中院一审,但事实上,9月9日的开庭,东阳法院也是审理的‘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’,就连法院的开庭通知书上,案由也是‘建设工程合同纠纷’,醉翁之意非常明显了。”

“金华中院的裁定问题很大。”律师虞军红说,“一审裁定认定,东阳法院对合同纠纷有管辖权,我们上诉后,金华中院竟然给变更了案由,上诉过程中,是不能变更案由的。”

9月9日的庭审中,律师虞军红发问说,金华中院不是让审理侵权之诉吗?原告怎么还提出工程款、违约金、利息等违约之诉?原告代理律师说,法庭应当并案审理。主审法官予以默认。(文/图 正义网记者 吕伟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